中国京津冀网2022年09月27号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聚焦全球

聚焦全球

到底是谁让非洲陷入债务困境?

2022-08-05 15:28:57来源:人民日报国际微信公号 编辑:邹松 点击量:24100

到底是谁让非洲陷入债务困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再炒作是中国导致非洲陷入债务困境,这种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长期充斥西方舆论界,严重误导一些外国民众。

然而,近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西方国家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等私人贷款机构才是多数非洲国家的主要债权方。中国对非贷款不仅占比较低、利率较低,而且多用于非洲国家基础建设、工矿业生产以及民生保障,在持续促进非洲国家自身能力建设的同时,正从根本上改变着非洲国家的发展面貌。

事实证明,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纯粹是颠倒黑白,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才是让非洲国家背负重债的始作俑者。

非洲债务更多来自西方私人贷款机构

英国慈善机构“债务正义”近日发布报告说,非洲国家35%的外债来自西方私人贷款机构,其总额几乎是中国对非贷款的3倍,平均利率约为中国对非贷款的2倍。该机构引述世界银行数据指出,中国持有非洲12%的外债、平均利息为2.7%;而西方私人债权人持有非洲外债的35%、平均利息为5%。

“债务正义”负责人蒂姆-琼斯指出,西方国家指责中国造成非洲债务危机,这是在转移注意力,多边和私人债权人仍然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人。那些公共债务负担较高的非洲国家实际上欠中国的债务很少,24个将15%以上收入用来还债的非洲国家中,支付给西方贷款方的比例高达32%,支付给中国贷款方的仅占11%

路透社网站截图,非洲国家所欠私人机构债务是中国债务的3倍

“债务正义”给出的调查报告并非孤证,实际上已有多国研究机构给出类似结论。非洲“经济金融”网站刊登的题为《非洲债务真正的危险来自西方私人债权人,而并非中国》的文章,引用了牛津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表明自2004年以来,对冲基金、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巨头等西方债权人一直是非洲大陆债务积累的主要驱动力。如矿业巨头嘉能可拥有乍得超过1/4的债务。根据德国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近期发布的非洲债务问题报告,2020年非洲国家债务中私营、双边、多边债务分别占比41%、26%和33%,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才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方。

西方研究机构及学者质疑“债务陷阱”的观点一直存在,但西方国家政府却视而不见。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戴维-蒙亚埃表示,“西方国家并非不清楚非洲债务的真正来源,而是在利用话语权优势诋毁中国。这种诋毁不只是在非洲问题上,近期的斯里兰卡经济危机,西方国家也把责任推给中国,实际上在斯里兰卡的对外债务中,中国只占约11%,斯里兰卡更大的债务来源是包括美国、印度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戴维-蒙亚埃强调,破坏中国形象,营造中国给世界带来危机,这是西方国家惯用的伎俩,但会有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谁才是背后的始作俑者。

“中国非洲项目”网站总编辑埃里克-奥兰德评价指出,不要轻信各类诸如“中国将要接管非洲国家”等充满幻想的说辞或故事,“仅凭4%到10%的债务,一个国家不可能接管另一个国家的。”

西方不作为,非洲债务问题难解

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复苏持续乏力,加之近年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气候异常所带来的自然灾害频发,全球债务形势恶化的程度加深。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查,有近1/3发展中国家处于或接近债务困境,对低收入国家来说,这一比例高达60%。

在上述背景下,二十国集团(g20)提出了对最贫困国家的《暂缓偿债倡议》和《债务处理共同框架》,而中国是g20成员中缓债金额最大的。截至目前,中国已同19个非洲国家签署了缓债协议和共识。

但是,在努力减轻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行列中,债权占比最大的西方私人贷款机构一直处于缺位状态。蒂姆-琼斯指出,西方私人贷款方没有参加g20提出的《暂缓偿债倡议》,“非洲所欠外债中他们占的比重最大,他们不参加,怎么可能制定有效的债务解决方案?”据了解,“债务正义”公布此项调查,目的正是在于推动g20峰会敦促西方私人贷款机构加入减免非洲债务倡议。

卫报网站相关报道截图

“在非洲的债务问题上,‘中国债务陷阱论’实际上是西方试图利用减免非洲债务与中国展开博弈,西方想削弱中国在非洲日益显著的影响力。”塞内加尔经济学家萨姆巴分析认为,“西方国家政府应敦促私人贷款机构参与到债务重组及整合的计划中,而不是把债务问题当作攻击中国的工具。”

全球发展倡议为非洲国家带来机遇

对于非洲债务问题,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分析称,“中国的贷款和其他国家的贷款有明显的区别。中国借出去的贷款大部分用于支持投资,鼓励增长;而其他国家的贷款一般用来支持政府预算花费。”

2021年,中非贸易额已达到2542亿美元,中国已连续13年保持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中国对非融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能力建设上,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中方已支持非洲新建和升级80%的通信基础设施、超过1万公里铁路、近10万公里公路、200多所学校、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近千座桥梁、近百个港口和机场,还援助建设了130多个医疗设施、50多个体育馆。例如中企融资并承建的肯尼亚蒙内铁路,目前该铁路每年盈利已足以支付贷款本金、利息及运营成本。

2022年6月24日,中方在全球发展高层对话会上郑重承诺,中国将加大对全球发展合作的资源投入,把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整合升级为“全球发展和南南合作基金”;将加大对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的投入,支持开展全球发展倡议合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汉智分析称,全球发展倡议高度契合非洲国家发展需求,倡议重点关注的8大领域正是非洲国家发展中面临的最迫切、最头疼的难题。长期以来,发展资金不足始终是制约非洲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结构性障碍。中国则以自身的实际行动推动国际社会加大对非融资支持,不让非洲国家掉队。

埃塞俄比亚战略研究所国际关系和外交事务高级研究员梅拉库表示,全球发展倡议是中国智慧的体现,它和“一带一路”倡议等一样将给全球联动发展提供新的机遇。非洲国家应积极响应全球发展倡议,抓住发展机遇,解决“发展赤字”,争取早日实现非盟《2063年议程》中所提出的各项目标。(作者邹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冀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