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京津冀网2022年06月28号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头条

娱乐头条

音乐综艺,打动人心需要“慢工细活”

2022-06-01 11:15:05来源:天津日报 编辑:张洁 点击量:14473

音乐综艺,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从去年到今年,尽管《歌手》宣布完结停播,但音乐综艺依然活跃。《中国好声音》《我们的歌》《蒙面唱将》《跨界歌王》等“综N代”仍在更新迭代,眼下,《经典咏流传·大美中华》《爱乐之都》《春天花会开》《声生不息·港乐季》等诸多综艺节目正走入观众的视野。音乐综艺的模式不断在探索,音乐综艺节目正在从强竞技中抽离。慢下来的音乐综艺又如何打动人心?

用通俗的方式走进经典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大美中华》正在播出。行至第五季,《经典咏流传·大美中华》节目一经播出赢得观众的热情点赞。在今年春晚的创意音舞诗画作品《忆江南》中,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以动态效果再现。春晚之后,《富春山居图》再次于《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展卷,经典传唱人阿云嘎、杨宗纬、郑棋元、蔡程昱,化身“画中人”,用歌声再次演绎这幅传世经典。随着一幅立体的富春山水画卷徐徐展开,浅绛色的山水呼之欲出,渔夫们划着扁舟在水上吟唱,“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

相较于山水景致,节目呈现的3D效果更是令人耳目一新,节目中将《富春山居图》进行立体还原,这对于美术、技术、表演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考验。传唱人蔡程昱也揭晓自己如何实现“画中游”,作品制作时,采用了电影拍摄手法,结合CG特效+光学动态捕捉技术等高科技手段,“让我们四个人能够站在一幅3D的一个《富春山居图》里面。”

据悉,为了还原出国画的留白与艺术感,节目组与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家们合作,将《富春山居图》拆解出200多个国画元素,原本只有两三笔墨的元素精细化为两平尺到四平尺的绘画图像,经过扫描、建模与还原,组成这幅三维立体画卷,让这幅传世经典“活”起来。

谈到第五季节目的创新,节目制片人田梅表示,首先,除了在主题立意上的升级外,节目增加了更多高专业度的艺术家参演,邀请各艺术门类专业人士和民间音乐高手拓展风格流派、形式样式,打造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其次,节目更强调“诗、歌、人、景”的有机统一,传唱人通过多种形式的“去舞台化”文艺呈现,在保留观演关系的基础上,塑造不同意境的演出舞台。另外,节目搭载裸眼3D、全息影像等先进技术,用高科技赋能舞台呈现,让虚拟场景和现实舞台相结合,营造身临其境的审美体验。

在《经典咏流传·大美中华》的舞台上,宋词、名画、美声,跨越时空,跨界融合,观众通过经典传唱人的演绎,看到了现代的富春江光景,也看到了元代黄公望眼中的旖旎春光。《经典咏流传》自2018年开播以来,在广大观众尤其是青少年中成功掀起“诗词音乐风”,节目用“中国人的浪漫”感染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陈琰娇分析道:“这档节目让我们看到流行音乐并不仅仅只是一种商品类型,也是重要的文化载体,既可以对年轻人产生强烈的情感召唤,同时也承载着年轻人的情感表达。从‘中国风’到‘国风’再到《经典咏流传》,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流行文化对传统文化的积极融合。”

陈琰娇表示:“歌唱、吟咏诗歌的形式其实久已有之,比如大家相对比较熟悉的叶嘉莹先生的吟诵。但总的来说,这些‘歌唱’诗歌的方式对于大众来说还是相对陌生,且有一定难度,因此难免曲高和寡。而这正是《经典咏流传》的真正创新之处,用当代音乐尤其是流行音乐把大众文化和高雅文化结合起来,让观众得以用通俗的方式走近经典。”

用回忆滤镜传递情感

近来,《声生不息·港乐季》音乐综艺为芒果台带来了高收视,也给予日渐唱衰的港乐重新翻红的机会。节目赛制则相当简单,林子祥、叶蒨文同台飙歌,鎏金之声李克勤、杨千嬅、李健呈现出高品质舞台,16组歌手分为男女两个战队进行对战,展开八轮比拼为观众带来一场视听盛宴。舞台上会聚了老中青几代音乐人,从新的角度演绎他们自选的或是观众票选的经典港乐。节目没有采用常见的淘汰制,通过首演和五场主题竞演与观众一起探索“港乐”的独特魅力,打造一张“港乐”的时代唱片。

《声生不息》开播后在情怀与专业维度上获得好评,节目某种程度上在强化音综的故事性,加入了大量围绕香港历史、港乐历史、港乐音乐理论的采访和影像资料,这样就增加了音乐的故事感和交流感。芒果TV弹幕中许多用户称赞“节目就像是穿插了唱歌片段的纪录片”。也有人感慨,在《声生不息》这档节目中,上了年纪的观众是来缅怀过去的,而新世代则是来认识或熟悉港乐的。

同样,芒果TV自制综艺《乘风破浪》第三季开播后也引来一波回忆杀。《乘风破浪》这一季在选手配置上选用了强大的阵容,前两季嘉宾那英、宁静作为师姐回归。三十位选手中来自各个领域的嘉宾,都将在这个舞台上探索自己更广阔的可能性。弹幕上,网友们刷屏了这句话:“看到她们,好像自己也没有那么害怕变老了。”首期节目播出后,王心凌穿着一身学生装,在初舞台以一首《爱你》强势出圈。舞台上的王心凌依旧身材苗条,少女感十足,仿佛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现在,“女生跳刘畊宏、男生跳王心凌、小孩唱孤勇者......”已经成为网络里的一个热门梗。

时隔十多年后,王心凌极速翻红,她的火似乎是“毫无征兆”的。有人说王心凌的再次翻红,是因为曾经的“甜心教主”消失在人们视线中太久了。许多人,尤其是“80后”“90后”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与一般而言的怀旧情绪不同,曾经的“甜心教主”王心凌也许并没有给大众带来情感上莫名的惆怅、酝酿已久的悸动、淡淡的伤感,却是以一种闪亮的、甜蜜的、可爱的角度触发了人们的“心弦”。

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影视艺术专委会副秘书长何天平认为,当下流行音乐文化的想象力、表达方式比较匮乏,很难引起大家的关注。他说:“最近大家热议的千禧年的流行音乐,那也是王心凌很火的时候,那时候的音乐是让人留有深刻记忆的。比如说《声生不息》《我们的歌》《为歌而战》等,节目中找到经典的音乐人和经典的作品,用回忆滤镜的方式呈现,唤起大家的音乐回忆。这也是音乐节目今天会采取的一种创新策略──让老歌翻红。另外,今天我们有那么多音乐可以表达吗?未必。所以从过去找选材,这也是一种捉襟见肘的状况。”

不难发现,与往常音乐综艺制造紧张感、刺激感、悬念感成为它们竞技的先决条件不同,眼下的一些音乐综艺节目正在从强竞技中抽离。何天平分析认为,竞技感的削弱与选秀浪潮退去是密不可分的,“早期的选秀节目基本上都是音乐选秀节目,音乐节目在文娱综合治理的背景下需要削弱竞技性,以避免变成一档所谓的选秀节目。另外,节目竞技性削弱的同时也需要加强其他方面的表达,就像是慢综艺的这种感觉,在故事性、情绪疗愈等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样才能够丰富节目的可看性。”

陈琰娇认为,“除了流程上不以比赛为中心,节目节奏慢,慢综艺还包括视觉效果上的慢,比如在这样的节目里我们很少看到快速剪辑。但这是综艺的整体划分标准,具体到音乐综艺又有所不同。与其说音乐综艺慢下来了,其实不如说我们接受音乐的速度反而被综艺节目加快了,综艺节目能帮助我们更快地认识或重新认识一个歌手,更快地接受一首歌,这正是我们当下所处的独特的听觉环境──看见音乐,听见影像。”

音乐综艺市场细分下的变与不变

2022年的音乐综艺模式出现了诸多融合元素的节目,“音乐+”叠加新方式组合形态,带来不一样的化学反应。以“音乐+旅行”“音乐+自然风光”“音乐+城市文化”“音乐+故事”“音乐+虚拟”等模式,让该类综艺呈现更丰富的内容。以往流行的音乐竞演被拆散成了不同的门类,不再是流行音乐主打,更多细分品种,从大众走向分众,能够满足观众不同的音乐需求。

作为湖南卫视2022年的开年音综,由安德胜工作室打造的《春天花会开》,便以最具中国特色的民歌为题材。该节目集结了28位音乐唱将,雷佳、谭维维和华晨宇担任伯乐。《春天花会开》节目以民歌为题材,致力于追溯民族音乐本源,通过年轻歌手的演绎,打造不同民歌主题下的创新融合与选手间的态度碰撞,见证民族音乐的蓬勃生命力和百花齐放的盛况。歌曲多元唱法多样,选手们以各类曲目和唱法诠释民歌内涵。近期播出的节目中赛制全新升级,首次开启了双赛道竞唱模式。多组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将在《春天花会开》的舞台上进行多轮竞演比拼,最终决出新一代民歌先锋。

此外,东方卫视推出了音乐剧文化节目《爱乐之都》,这也是音乐剧这门综合了表演、歌唱、舞蹈的艺术形式,首次独立成为综艺的主角,被介绍给大众。歌唱家廖昌永、音乐人黄舒骏、音乐人小柯、音乐剧演员阿云嘎、演艺明星张雨绮组成的“爱乐助力团”,从中国音乐剧教育者、亲历者、参与者和观察者的角度介入,成为推动音乐剧走向大众的一支力量。从最初的冷门艺术到今天进入大众视野,音乐剧在中国走过了20余年,背后是一群音乐剧人的坚守。《爱乐之都》将这群人推向主流平台,让更多人看见他们的努力。32名音乐剧演员,站在聚光灯下,以热忱的表演,书写音乐剧在中国从无到有、从冷清到兴盛的历程。总制作人施嘉宁希望通过节目搭建音乐剧与观众之间的桥梁,让更多观众爱上音乐剧,走进剧院,进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不过,在音乐综艺市场细分的过程中也难以避免阵痛。

《为歌而赞》第二季是抖音和浙江卫视联合播出的跨屏互动音乐综艺,由雷佳、郁可唯等担任首发爱乐歌手。节目集结几十组音乐人,实力歌手与新世代音乐人,以抖音热歌VS新歌的形式进行正面对决,由百赞团现场点赞与互评,最终当期的百赞主打歌将获得百赞团的联合推广。

在何天平看来,音乐综艺是一种相对比较稳定且常态的大众审美需求,有时融媒体的介入反而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它的美,“比如,《为歌而赞》业外人士的点评,让音乐审美空间被离散了,变成了一些很聒噪的、很吵闹的话语,来符合所谓的在短视频平台上碎片化传播的需求。实际上,传播的并不是那些人的歌声,而是一些哗众取宠的论调和观点,而这些跟音乐是没有关系的,反而是在破坏音乐节目。”

陈琰娇认为,音乐综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这种“观看”音乐的方式必然会影响音乐自身的表达,当音乐人开始考虑什么样的表现方式观众更爱看时,可能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音乐性的探索。她认为,在音乐综艺这种新节目形式下,带来了新的困境。要想通过音乐综艺推动流行音乐发展,并不是任何一方能独立完成的,更重要的是流行音乐的发展也离不开听众的成长,如何提高观众的视听素养则是平台、节目和音乐人都需要考虑的问题。

眼下,音乐综艺的模式在被不断地探索、不断地搭建桥梁。通过节目的深度呈现,音乐综艺让观众对某一个细分群体有了一定的了解。当今融媒体时代,音乐综艺在不断创新。何天平认为,音乐综艺作为一种传统的综艺节目类型,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审美艺术产品,它无需为了迎合这个融媒体时代媒介环境的变迁,而对自己做革命性的迭代,别让音乐综艺变了味儿。无论哪个年代都需要音乐,音乐是大家永恒的审美追求,而它始终是音乐综艺的看点。(记者 张洁)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冀言

分享到: